Winter

原以为
停滞的风能悄无声息地度过冬天
像秋天一样 不带走一片落叶
却在没有雪的寒天 用冰的碎屑铺穿了一条长路
- 那是我从未走近的高处
- 它被雾霾包裹
那些停滞的
画面
曾被太过精致地刻画 
却没留下底片
像一处出去了就走不进的风景
像我醒来后再不记得的梦境